爱心通道
当前位置: 首页 > 爱心故事 >
爱,是家的魂——记航头镇遗体捐献志愿者家庭

2015年的春日,85岁的余元逊老人走完了他的一生。老人走后不到两个小时,他的遗体被复旦大学遗体接受站运走。按照老人生前的意愿,他成功捐献了遗体。

2012年,浦东新区航头镇出现第一位成功捐献遗体的志愿者,余老伯是近年来的第三位实现者。让人钦佩的是,除了本人捐献遗体外,余老伯最小的弟弟余般石与弟媳齐立英也进行了遗体捐献登记。大爱,是这个遗体捐献志愿者家庭的魂。

捐献想法由来已久

余般石夫妇有捐献遗体的意愿,是受到了伯母与母亲的影响。余家有兄弟4人,余元逊是老大,余般石是老四,家乡在黑龙江。他们的伯母女士于1986年去世,在上海捐献了遗体。这件事给余家兄弟的母亲很大触动,老人也有了捐献遗体的想法。遗憾的是,老人去世的时候,黑龙江还没有机构受理遗体捐赠事宜,余家兄弟按传统习俗安葬了母亲。自此,捐献遗体的想法就深深地根植在了余般石夫妇的脑海里。

夫妇俩被子女接到上海后,于2006年办理了遗体捐献登记手续。然而,签下这两个名字却并非易事。

最初,两个女儿都不同意父母的这一决定,她们认为父母捐掉了遗体,不留骨灰,让她们以后思念父母时没有了寄托。齐立英对女儿们说:“人死了就没了,有没有骨灰都一样,你们在心里永远记住爸妈就行。”经过近两个月的耐心劝慰和疏导,女儿们终于解开了心里的结,帮父母达成了心愿。

2007312,浦东新区红十字会组织遗体捐献登记志愿者来到青浦福寿园,瞻仰刻有遗体捐献者名字的纪念碑。齐立英在碑上找到了伯母陈女士的名字,想到这里也是自己最终的归宿,她的心里踏实而平静。

行善已是习惯

除了捐献遗体这一善举,余般石和齐立英夫妇还为航头的许多老人和孩子默默地做着善事。

余般石年近80,退休前是上南中学的一名高级数学教师。他爱好教学,对孩子们,尤其对贫困家庭子女和外来民工子弟怀有满腔热情。因此,他主动找到金色航城居委会,义务为小区贫困家庭和外来家庭的子女免费辅导数学。从小学到初中的数学余般石都能教,他还努力地为学子们提供多样化的创新教学辅导,是社区里人人敬佩的“老师”。

齐立英是金色航城“爱心奶奶”编织队的成员,曾在哈尔滨一家纺织厂做技术工作的她有着一手好技艺。2010年,她拿出“优秀党员”荣誉称号的200元奖金,买了毛线,号召社区里的阿姨们一起为敬老院的老人们织帽子,编织队就这样成立了。5年来,她们双手不停,给航头镇的许多老人、农民工子女和西藏贫困儿童织了几百件帽子、围巾、毛衣等。齐立英说,她的目标是起码织满10年,给更多人送去温暖。

心安是归处

大哥余元逊老人在2008年以前,一直住在杭州的一家敬老院里,并在老年时才有了一次婚姻,因此没有子女。老伴去世后,弟弟余般石将他接到了上海,一同住在金色航城小区。彼时,余老伯已有一些老年痴呆的症状,但并不是很严重,神智仍比较清晰。

一次,余老伯与弟弟余般石谈起身后事,说:“我没有子女,死后就不用留骨灰了。”余般石便借机劝哥哥捐献遗体,余老伯欣然接受。2008年,他办理了遗体捐献登记,并由侄女签了字。

2015年这个温暖的春日里,老人安详离世,用自己的遗体为这个世界做出最后的贡献。